党庆博的故事

姓名: 党庆博 生日: 2011年5月10日
性别: 年龄: 6岁零7个月
地区: 山西运城  阶段: _已被领养
状况: 唇腭裂(Ⅲ,双侧) 

党庆博是个双侧唇腭裂的男孩,是天使之家救助的第99个宝贝,这也是目前生活在天使之家的第二个双侧唇腭裂的孩子。让我们为这个孩子祈福吧!

救治历程

2015-12-26: 宝贝4岁零7个月了

圣诞快乐

          Merry Christmas to everyone at Angel Home. We think of you all often. We made Miles Qingbo a video from our visit that he watches often. We hope to return to China to adopt one more child and look forward to another visit to Angel Home in the a few years.

Miles Qingbo adjusting to being a big brother to his sister Mae Jia Ling. He continues to do well in school and is loved by his teachers.  

These are pictures are from my phone. I will send pictures from camera once I down load them.

(翻译仅供参考)

祝天使之家的每一位圣诞快乐。我们经常想起你们。庆博经常看我们探访天使之家时的视频。我们希望再次回中国收养孩子,并且在未来的某一天可以在回天使之家看看。

庆博正在试着做嘉琳妹妹的大哥哥。他在学校表现很好,老师很爱他。

发两张手机里的照片,我将会发给你更多从相机下载的照片。


2015-9-5: 宝贝4岁零4个月了

人生的再次相逢

       人生久别,又有多少次能够再次相遇呢。2013年1月份,庆博被收养了,以为一生都会与我们隔海相望,没有奢求能够再次相见,但又从没有放弃这种希望。再次踏进天使之家的大门已是长大了的庆博。不仅仅高了,更加英俊。关于天使之家在他脑海中的记忆也随着时间的距离而变得模糊或者是遗忘。不过没关系,只要还能遇见你,忘记又何妨。

       天使之家有90多个孩子被收养,其中三分之二都是被国外收养的,而庆博是从国外回来看望天使之家的第三个孩子。随着他们的年龄慢慢长大,会有越来越多的孩子回来看看他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我们期待未来更多次的相逢。

       愿每一个远在国外的孩子,健康、快乐!




2013-1-28: 宝贝1岁零8个月了

庆博离开北京去太原和收养父母见面

今天凌晨,庆博在我们的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离开天使之家,去太原和来自美国的收养父母见面。目前他们已经顺利到达太原,但陪同他的姐姐说庆博的情绪一直不好,或许潜意识里他已感受到了离开的不安与不舍。对于这个孩子,这将是他一生中另外一个转折,第一次是他的亲生父母因为他的疾病而狠心地遗弃他,这一次,是善良的异国他乡的夫妇收留了他。下午三点左右庆博和他的爸妈将第一次会面,祝福他们吧,一切顺利,好人平安!

 

2012-8-1: 宝贝1岁零3个月了

庆博目前身体状况良好

7月19日庆博因为抽搐入住北京儿研所。在儿研所经过三天的对症治疗后,于7月22日出院。直至出院,也没有查出孩子抽搐的具体原因,好在一个多星期过去了,庆博的身体状况很好,没有再发生抽搐。真是虚惊一场!

2012-7-19: 宝贝1岁零2个月了

庆博入住北京儿研所

        自从2007年12月天使之家成立以来,邓姐很害怕深夜家里座机电话的响起,不是因为深夜电话铃声把自己从深睡眠吵醒,而且深夜的电话,十有八九是和天使之家孩子的生命有关,不到危急关头,我们是不会用座机把她从深睡眠中吵醒!

        2012年7月17日半夜,邓姐家的电话又突然响起,天使之家党庆博突然发烧抽搐。海玲和志愿者杨阳紧急拨打120将孩子送到离天使之家最近的北京航天航空中心医院,但航空医院无法收治,于是半夜转到儿研所。经过一天两夜的折腾,目前孩子已经入住儿研所神经内科病房,抽搐已经停止,但具体什么原因造成孩子抽搐目前医生还没有定论。祝福孩子早日康复!

2012-4-29: 宝贝11个月了

党庆博唇腭裂手术后照片

庆博唇腭裂手术快五个月了,孩子目前各方面恢复的都非常不错。

2011-12-10: 宝贝7个月了

党庆博手术成功!

2011年12月9日,党庆博的唇腭裂手术在嫣然基金的帮助下顺利完成。9日下午两点半左右庆博术后苏醒,孩子显然非常痛苦,无论我们怎么哄他都无济于事,他不停地哭泣着。肉体的疼痛谁都不能替孩子分担,就让我们陪着他,照顾着他,爱护着他,祝福着他早日康复,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手术前的庆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