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孩子身边有群天使妈妈

2012年04月05日   编辑董福广

    刚刚过去的20111228日,对于从“草根”成长起来的天使妈妈基金来说,意义非凡。这一天,她们主办了“首届儿童慈善救助论坛”,从理论和制度的层面探讨儿童救助平台的建立、公民的社会责任等公益命题。北京的一群妈妈,怀抱着朴素的爱心,通过救助一个个孩子、建立一个个项目,完成了从自发到自觉的蜕变和升华。

  2012年,在现有的贫困患儿救助项目外,天使妈妈还将执行新的任务“新肝计划”。这个计划将打破传统儿童医疗救助器官移植不在救助范围的做法。

  从20057月至今,6年来的坚持与努力,6年来的艰辛与成长,天使妈妈们捧出一张前所未有的答卷。

  天使妈妈是一个志愿者团队,团队成员和大部分捐款者均为富有爱心、有良好教育背景和各方面特长的妈妈。这个团队包括上百名海内外的核心志愿者(主要分布在美国、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西安、郑州等地)。工作方式主要是通过网络宣传和筹款,并同国内外各种医疗机构、媒体、基金会、志愿者等广泛合作,为孩子们募集医疗资金、安排手术和康复援助。帮助身处困境的儿童改善后续生计,帮助生活在机构中的弃婴和孤儿改善生存发展状况。



  成绩单1:开通“儿童大病110

  “您好,这里是中华儿慈会天使妈妈9958儿童紧急救助热线……. 去年57日,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拨付300万元,委托天使妈妈基金正式开通了400-006-9958儿童医疗救助热线。

  这是国内第一条专业儿童医疗救助热线,365天每天24小时由专人负责接听电话和信息核查记录,同时还有医疗专家小组和心理专家小组配合专业接线员,及时处理各类救助信息。热线开通至今已处理了近2.2万个求救信息。其中,咨询服务涉及了42个病种,28个省市自治区的1256名患儿,共资助了163名大病患儿。

  这些患儿都是预后效果良好的孩子,包含先天性心脏病(一次性可根治)、先天性马蹄足、先天性肛门闭锁、脊膜膨出、小耳畸形等先天性疾病(不含并发多种畸形)和烧烫伤(不含美容整形)、整形等严重意外伤害,轻度脑瘫康复项目,布加氏综合征等。

  热线开通后,天使妈妈不仅成立了由医生、志愿者、企业家组成的“救助评审委员会”,根据救助管理办法,对孩子的病种和费用进行评审;还针对有争议如涉及器官移植的孩子,专门成立了“伦理委员会”,进行评定。因此,这条“救救我吧”的绿色生命通道也被称作“中国儿童大病的110”。

  成绩单2:贫困患儿有了心理咨询师

  “孩子3岁就进入叛逆期,伤痛肯定会给他留下创伤……”昨天下午4时,空军总医院国际儿童烧烫伤中心办公室内,天使妈妈核心志愿者“虎妈”正在给3岁的烧伤男孩小琪和他的妈妈苏女士做心理辅导。

  小琪来自甘肃农村,去年4月,他意外遭受火灾,全身40%面积被严重烧伤,于是他的父母拨打了9958儿童紧急救助热线求助。同年915日,在天使妈妈和腾讯网友的资助下,小琪来到北京进行了手术和康复。术后,小家伙因为双下肢严重烧伤,不停地盘问妈妈,为什么他不能像别的小伙伴那样在地上跑得那么快。

  这个问题着实难倒了他的妈妈苏女士,于是她向心理咨询师“虎妈”请教了起来。“你的态度很重要,你要认为他和别的孩子是一样的,并且这样对待他,才能给他信心,让他知道自己和别的孩子是一样的……”“虎妈”耐心地告诉苏女士,要帮助小琪重塑信心。

  目前,天使妈妈基金有7位像“虎妈”这样的专职心理咨询师,他们不仅轮流在9958热线值班,在电话中开导贫困患儿,帮助他们解决心理困惑;还轮流扎根在国际儿童烧烫伤中心,开展了音乐疗法、催眠、绘画治疗等一系列心理治疗。

  201111月,温州烧伤男孩吴云天走进了《北京晚报·慈善周刊》。当时他的父亲吴立中曾告诉记者,自从妻子为救儿子葬身火海后,小云天总是做噩梦,常在梦里哭着喊妈妈,有时还会挥着小手懊丧地捶打自己。而在心理咨询师林老师一次次的辅导下,吴云天的心理创伤得到了抚慰,人变得开朗多了。

  成绩单3:孩子们多了一个新家  

  “开饭喽,今天咱们吃饺子!”每到周末的17时,天通苑北七家镇东三旗爱马社南八十四亩地31号院内,就会响起王大厨洪亮的嗓音。于是,20多名保育员逐一将孤残儿童抱到饭桌前坐下,为他们系好围嘴,然后一个一个地喂他们吃晾好的小饺子。

  去年“学雷锋日”,在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20多名孤残儿童从双井九龙花园9号楼230室“天使之家”第一寄养点,集体分流到了第二寄养点。与九龙花园的跃层单元房相比,这里面积更大,还带有一个独立的院子,可供孩子们玩耍晒太阳。

  一直以来,“天使之家”都是对外开放的,因此每到周末,总会有不少志愿者前来探望孩子,陪同孩子玩耍。“天使之家”主管“花雨姐”说,最多的一次有50多人来看孩子,站满了整个院子,因此她们不得不限制接待人数。

  目前,“天使之家”两个寄养点共有45个孩子,他们每天的吃喝、治疗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为此志愿者们定期为孩子举办义卖活动,还在淘宝上开了义卖店。尽管如此,每次义卖所得的款项并不算多。

  因此,困扰“天使之家”的仍是老问题,一是“天使之家”所有宝宝的手术治疗、康复费用,日常生活费用,保育员、康复师、早教老师工资和两地房租等仍需社会资助;二是,目前愿意并且符合条件的寄养家庭屈指可数,但仍源源不断地有新的患儿需要来京寄养、治疗。

  “天使之家”的负责人邓志新依然乐观,目前她正在筹划一场新年联欢会,以此来感谢过去一年所有帮助过“天使之家”的志愿者。


  心·希望

  手术费筹齐 小丞博即将手术

  去年1227日,本报《慈善周刊》报道了小丞博的故事。因妈妈的一个疏忽,小丞博跌入开水盆,全身烫伤面积达45%。由于烫伤导致皮肤粘连,小丞博的发育受到影响。但是,两个多月前,小丞博的妈妈竟然带着近4万元的爱心捐款离开了儿子。20111213,小丞博的父亲耿君带着孩子来到了北京,父子俩几近流落街头。本报得知了小丞博的不幸遭遇后,第一时间与孩子的父亲耿君取得了联系。随后,本报记者又联系到儿童希望基金会。在基金会工作人员朱宏的帮助下,小丞博和父亲被接到了恒博有爱之家。同时,儿童希望基金会也通过各种渠道为小丞博筹集费用,并联系相关医院。

  2011年的最后一天,在本报和儿童希望基金会的帮助下,小丞博的手术费用全部筹齐,他住进了空军总医院。院方也对手术费以及后续的康复费进行了一定的减免。


  9958热线统计:


  20119958儿童紧急救助热线共接到求助电话21652个,咨询服务了涉及42个病种,28个省市自治区的1256名患儿,共资助了163名大病患儿。

  苦孩子有了妈妈的爱

  天使妈妈孤残儿童寄养点:目前为止已接纳了来自全国福利院的106个孩子,已经有42个孩子被家庭收养。

  天使妈妈国际儿童烧烫伤救助中心自20099月成立至今,共救治了420多名儿童,资助了255名贫困患儿,其中2011年共资助了52名患儿。

  2011年,天使妈妈专项基金通过各类宣传活动,共募得资金9815971.67元。

  欧阳菊红(小阳涛),12岁,来自湖南,患有先天性血管瘤,差点被人当做赚钱的工具,小姑娘含糊不清地发出阵阵哀鸣:“我不想当乞儿!”经救助做完了一期手术,正在康复中!

  胡云星,4岁,来自陕西,患布加氏综合征。小姑娘肚子长110厘米,身高却只有106厘米,肚子比身高还要长。目前,孩子已经成功手术。

  牛帅鹏,3岁,来自河南,患有郎格罕细胞性组织细胞增生症。这是一种罕见血液病,孩子病危时被接到北京,天使妈妈联系新加坡商会,募集了5万元善款,目前已做完了两期化疗,即将治愈。王祥瑞,4岁,来自四川,患有脑瘫、癫痫。孩子母亲因贫困离开了父子俩,为给孩子看病,父亲带着孩子到北京流浪,目前孩子已经在304医院做完癫痫手术,并在天使妈妈的资助下在重庆老家康复。

  郑立军,15岁,来自河北,患有疝气。4岁时,他失去母亲的照顾,9岁时离家出走,在外流浪了6年,为了生计,曾三度出家。6月份在北京,自己拨打了救助电话。孩子的疝气经天使妈妈资助后已治愈。天使妈妈帮助孩子联系了新东方厨师技校,让孩子在那里学习。